http://www.huobigw.com/

程智鹏:以太坊的革命理想和商业现实

程智鹏:以太坊的革命理想和商业现实
问一个问题,究竟是信念理想驱动了世界的发展,还是现实利益驱动了世界的发展,你会怎么回答?
在真实的世界里,理想和利益密不可分,彼此间又有很多矛盾,于是人们为达成自己的目标采取行动时,需要能够权衡好理想和利益的关系,拿捏尺度。而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稍有差池,不但理想会成为泡影,现实也会堕入深渊,最终成为一个悲剧。
以太坊会沦为这样的悲剧吗?
以太坊的价格在2018年1月14日达到顶峰1506美元,流通市值1406.6亿美元,排名数字资产第二位,仅次于比特币。彼时以太坊风头正劲,被人们期许为改变世界的技术代表,被誉为区块链2.0。
然而时间到了2018年12月7日,根据币夫交易所以太坊价格为83美元,流动市值只有86亿美元。有人说,币价的下跌在2018年并不为奇,数字资产市场2018年整体缩水3/4,所以以太坊的下跌并不能单独说明问题。
然而,以太坊的问题并不只是价格的下跌,而是其未来价值受到了极大地考验。
1月16日凌晨,以太坊官方推特宣布,在计划中的一项变更中发现了一个关键漏洞,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计划被推迟。消息公布后以太坊的价格应声下跌,市场的气氛再度陷入冰冷黑暗之中。
黑暗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。面对熊市带来的黑暗,人们更纠结的是以太坊的希望在哪里。
ICO模式的破灭和以太坊的至暗时刻
在2017年的大牛市中,有人侥幸发了横财,有人错过了一夜暴富,而在2018年的熊市中,有人赔得倾家荡产,有人还送水指路赚了大钱。有人预见了骗子横行,有人还对暴涨心存幻想。这是大起大落的两年,这也是发人深省的两年。而且不管人们愿意不愿意,在这两年的时间中,以太坊和其当时带来的ICO,必然载入金融科技发展的史册。
以太坊当时之所以被誉为区块链2.0,最重要的原因是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赋予了项目方具有ICO融资的能力。在2017年的数字资产大牛市中,ICO背后的隐患被遮蔽。而随着2018年的熊市到来,ICO的隐患终于暴露,以太坊在暴跌之下,也遭到了质疑。
ICO的模式原本是一个违反人性和经济规律的模式。诚然,不可否认ICO在此前的发展过程中,对金融科技的发展探索具有一定意义,但是ICO的模式在理论上有先天缺陷,本质上更是一个无法持续的模式。
ICO的先天缺陷在于,对于某个有志者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,想要做成某个项目而需要融资,ICO的模式则给了他机会。然而现实的情况中,ICO在短时间内帮助这个有志者融到的可能是自己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。当远景的理想结果即时在眼前就已经实现以后,很难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继续坚持初心去吃苦耐劳地推进项目。
所以这个模式很容易让人不自觉地变成“骗子”。何况ICO的模式同样给不怀好意的骗子更多的机会。2018年各种空气币泛滥成灾,割韭菜的行为骂声不断,数字资产的熊市加剧的其中一个原因也由此而来。这样的结果是ICO模式缺陷的最好的印证。同样,人们对ICO的模式也不再信任。
从另外的角度看,ICO发币融资的模式一样有很大的问题。按此前很多区块链理想主义者的想法,市场可以流通多种ICO模式下的数字货币,然后籍此能够形成新时代的资产上链财富管理。
从历史的例子来看,美国在南北战争时期的野猫时代,曾出现了美国政府开放地方银行自主发行货币的例子,而其最后的结果却是美国的金融秩序一塌糊涂,以至于迅速地结束了这个情况。
而从经济学本身来说,市场会自动倾向效率更高的协作方式,因此也会自动倾向更为简洁的结算工具。因此从货币的角度来看,ICO模式下产生的多种数字货币,最终只会被动地一个个被淘汰。因此即使政策能够允许ICO模式让个体自主发币,市场也会淘汰剩下极少的流通币种。
对于ICO的另一个思路,项目方发布的token不以流通的结算货币存在,而以证明权益的类似证券的方式存在。这种思路最大的缺陷在于,传统的证券之所以会有价值,是因为有法律体系作为底层权益认证的支撑。如果没有法律支撑,所谓通证的权益是很难得到保障的。而其难点在于从法律角度来说,ICO发布的token究竟属于股权?债券?还是别的权益?无法定义,则无从监管,无从监管,则无法保护。
另外,ICO模式有一个升级版STO,但是其一则门槛极高,普通投资者无法介入有流动性不足的隐患,另外其本质上和传统股权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强加区块链技术颇有积分画蛇添足的意味,因此目前的发展并不火热。
回顾这两年的变化发展,ICO的模式基本上可以宣告失败,而STO则发展十分困难。之所以絮叨那么多的内容,是想捋清一个思路,那就是因ICO而兴起的以太坊不可能再度因为ICO而崛起,这个时期已经结束了。
以太坊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。
以太坊的凤凰涅槃未己,后院却起火了
ICO的模式破灭,不代表以太坊就此没有价值,从底层平台角度来看,以太坊依然是公链中的老大哥。
以太坊在创始之初遵循区块链技术的原教义,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系统。同时以太坊又有自己的追求,为了解决比特币扩展性不足的问题加入智能合约的功能,让以太坊本身形成了一个开发者平台。
这个初衷原本是好的,但是现实的情况却难以回避区块链技术的三元悖论,即高效性、去中心化和安全性不可同时满足。以太坊在保障了去中心化基础的同时,也很大程度地放弃了高效性。
因此以太坊从娘胎里就有低效的毛病,TPS低,容易拥堵。作为一个开发者的平台而言,这无疑是一个噩梦。
为了解决以太坊的低TPS和低延展性的问题,早在2015年7月,以太坊创始人V神就将以太坊网络的开发过程分为四个阶段,分别是Frontier(前沿)、Homestead(家园)、Metropolis(大都会)和Serenity(宁静)。这四个阶段以太坊都以硬分叉的方式升级。
关于为什么要硬分叉升级,还有更重要的理由。如果以太坊区块链不进行硬分叉,则随着挖矿难度增加,验证会愈加缓慢,以太坊的网络可能会接近瘫痪。这个说法也被称为“以太坊难度炸弹”或“以太坊冰河时代”。作为公链能够卡到死,可想而知多可怕。
现在的以太坊处于“大都会”阶段。按照计划,这一阶段通过先后两次硬分叉来进行,分别是“拜占庭”和“君士坦丁堡”。其中“拜占庭硬分叉”在2017年10月16日完成。而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则希望完成由PoW向PoS的过渡,引入PoW和PoS的混合模式。
如果完成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的升级,以太坊或许有机会大幅提高效率,凭借自己大量的用户群体和品牌知名度,在dApp的领域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
然而,凤凰涅槃还没有开始,以太坊的后院就起火了。
原定在1月17日实施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的前一天,以太坊官方推特突然宣布,由于社区发现存在潜在安全漏洞,决定推迟升级时间。
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情况,是因为此前在1月4日,是ProgPoW开发者社区的IkmyeongNa发文,建议以太坊基金会在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中采用ProgPoW算法。事后Ikmyeong称,他提出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采用ProgPoW算法后被喷。于是他决定打造分叉节点,实现一个只可以用GPU挖矿的以太坊,以满足自己与其他矿工的需求,并称之为EthereumProgPoW。
ProgPoW本来是以太坊的保护方案。以太坊开发团队不希望看到矿工掌握集中话语权,创建了ProgPoW开发小组,主要用GPU挖矿,以便在网络陷入中心化之前及时应对。
但是这次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升级内容中,并不包括加入ProgPoW机制。于是ProgPoW的开发者和支持者坐不住了。ProgPoW开发者能够对以太坊硬分叉造成实质性地威胁,因此这次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延期实在是迫不得已。
事实上,以太坊这次升级如果真的从PoW向PoS过渡的话,不光是对ProgPoW的支持者,对绝大多数矿工都是极大的伤害,不但他们在社区的话语权会丧失,甚至整个以太坊可以说不再需要他们。可谓失去了权利,也失去了利益。所以有人认为这次对“君士坦丁堡硬分叉”的威胁,甚至可能就是大矿工发起的。
以太坊后院起火,导致硬分叉的时间延后,以太坊核心开发者PéterSzilágyi发布推文称将在7.28M区块进行硬分叉,现定2月27日。
以太坊的凤凰涅槃现在先等一等,现在的当务之急,先把后院起的火扑灭吧。
以太坊发展路途中理想和利益的冲突
回想起一千年前,北宋王安石变法遇到了巨大的阻力,王安石为宋神宗开发了一套系统,原本非常好用,可是在实施的过程中却遭到了极大的阻力。原因在于,你虽然开发了一套好的系统,但是在原来系统里那些人的利益被损害了。当时宋神宗问文彦博,“变法对老百姓有好处,为什么不支持变法?”文彦博回答,“你是和士大夫共治天下,不是和百姓共治天下。”
以太坊从创立之初,其理想是建立一个解决比特币扩展性不足的公链,结果却种出了ICO的恶果。而伴随着ICO洗劫了很多人的财富以后,幻象轰然破灭一地鸡毛,以太坊再回头已百年身,它现在已经几乎没有机会在这条道路上去发展自己的价值。就好似一个武学宗师缔造了一套绝世武功,而流传世间的尽是杀人伎俩。
电影《让子弹飞》中,张麻子刚到鹅城时大喊的,“我来鹅城只为了做三件事,公平!公平!还是他妈的公平!”结尾张麻子击败了黄四郎,手下们却离他而去,奔赴繁华的上海。
作为一条公链,以太坊的理想是坚守一个去中心化的灵魂,代价是失去了效率,结果在dApp的开发过程中,以太坊落后给了人们甚至不认为是区块链的EOS,以及深深地感受到,来自曾经抄袭自己的孙宇晨波场的压力。
回归本质,以太坊的理想是提高自己的性能,能够让更多的人能低成本地开发应用,可以更高效。而现实中,因为矿工的利益被触犯,其他开发者的利益被触犯,遇到了层层地阻力,以至于举步维艰。
总而言之,以太坊的理想向左,现实却总是往右,因为现实的背后,有更深刻的利益。以太坊目前的处境,只好用两个字形容——尴尬。
为什么会那么尴尬呢?
我们回看EOS和波场,之所以会在dApp的发展上表现比以太坊好,重点是满足了效率,而效率的背后就是利益。而去中心化的那份理想,在这里就相形见拙了。
以太坊诞生之初有很好的理想,但是驱动它成长的是利益。不管是ICO带来的利益,还是挖矿带来的利益,但是追求利益这件事从来没有变过。而当利益无法满足的时候,仿佛潮水褪去,理想中的那些弊端一一暴露出来,所以才会那么尴尬。
估计以太坊这样尴尬的境遇还会持续很久,但是这给了很多区块链从业者一个很重要的警示。理想是必须有的,但是前进的每一步需要踩着利益走。即使这个利益是以不同的方式存在,但它必须有。
说这样的道理或许有人会不赞同。比如有人说,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中共就放弃了很多利益,比如用三大纪律八项主义等约束部队,不占群众的利益,拔了老百姓的菜都会埋银元做回报,这就是很有理想的表现。殊不知这样的做法当然有别的利益,比如民心。
另外,咱们再举一个例子。
中国工农红军有着非常伟大的理想,但是他们在征兵的时候,是这样发宣传标语的:
“老乡,加入红军可以分到土地!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官方认证超级火伴